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正文

江总《别袁昌州二首(其二)》的写作背景是什么样的?

  想知道江总《别袁昌州二首(其二)》的写作背景是什么样的吗?这是作者于乱离之际与朋友作别的诗。侯景之乱起,作者居京师。台城陷,江总避难,下面历史百科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别袁昌州二首(其二)

  客子叹途穷,此别异西东。

  关山嗟坠叶,歧路悯征蓬。

  别鹤声声远,愁云处处同。


  赏析

  首句从“客子”之叹写起。“客子”乃诗人自谓。“途穷”指境遇艰难。诗人处流离之境而自叹艰难。次句言自己在此境遇下又增离愁。“异”即离异、分开,指与袁昌州各自东西。这两句写诗人作别之际的心情。“关山”二句是虚写,设想别后旅途遥远,辗转跋涉之苦。“歧路”即岔道。“关山”、“歧路”互文以见义,都是承上“途穷”并使之具体化,表明自己将度越很多城关、山隘、歧路。“坠叶”即落叶,“征蓬”即飞蓬,都是作者自况。诗人嗟叹“坠叶”,怜悯“征蓬”,都是自我伤悼,叹惋自己像“坠叶”、“征蓬”那样飘泊无定,不可测知所止之处、安定之时。末二句承“此别”句,收回遐思,复归于眼前景物。“别鹤”指离去之鹤。鹤似通人性,其将离去,声声哀唳,渐飞渐远,声音也随之减弱。云本无情物,因移入作者主观感受,而成为惨淡的“愁云”。作者之愁常在,故天空之云皆愁,是为“处处同”。分别之际,“愁云”惨淡,布满天空,则自己前途所到之地似乎也为此“愁云”所笼罩,无法跨出它的阴影。这二句从不同的感官落笔,“声声远”写耳之所闻;“处处同”写目之所见。这样写有助于增强作品的艺术效果,给人以立体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历史百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tenspace2022@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

https://lishibk.com/post/109467.html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