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正文

红楼梦的众多人物,有哪些人是小人?

  《红楼梦》,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书中每一个人物的出场都有其使命所在,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这是今天历史百科小编给大家说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红楼梦》第二回,贾家人还没登场,就迎来了“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冷子兴讲述贾家故事,深入浅出交代了贾家大概情况,是他存在的意义,并不特别。问题是第六十五回,又有一个叫兴儿的小厮,跟尤二姐尤三姐八卦贾家情况。冷子兴和兴儿名字中都有一个“兴”字,又是唯二八卦贾家的人,令他们的名字有了交集,变得不同。

  冷子兴是个盲流,身份虽是京城大古董行的古董买卖,却并非老板。古代严禁人口流动,冷子兴非法滞留京城,全靠老丈人周瑞是荣国府王夫人的陪房,仰仗贾家权势得以走南闯北。他所在的古董行,应该是贾家产业。

  兴儿是贾琏亲信小厮,属于娈宠一类。这两人原本八竿子打不着,却都因八卦贾家,有了相同的作用。

  冷子兴之名,冷为“冷眼旁观”。他是贾家外围攀附者,托庇在贾家门下,娶了陪房周瑞女儿。他介绍的贾家事,基本情况属实,“冷眼旁观”并非全不可信。

  冷子兴与兴儿前后“演说”荣国府,冷子兴主说,兴儿是补充。二人都叫“兴”,抛开基本事实,都是“小人”之语。所以才叫“冷子兴”。

  子为小人也。小人不是品质不好的小人,而是兴儿那样的黄口小儿。小孩子的话,又叫“儿戏”。

  [第二回甲戌:此回亦非正文本旨,只在冷子兴一人,即俗谓“冷中出热,无中生有”也。其演说荣府一篇者,盖因族大人多,若从作者笔下一一叙出,尽一二回不能得明,则成何文字?故借用冷子一人,略出其文,使阅者心中,已有一荣府隐隐在心,然后用黛玉、宝钗等两三次皴染,则耀然于心中眼中矣。此即画家三染法也。]

  脂砚斋管冷子兴叫“冷子”,与“孔子”“孟子”等尊称无关,是姓冷的小子的意思,贬义。

  冷子兴夸夸其谈,仿佛洞悉真相,对宁荣二府了如指掌。实则贾府发生的事,他不能亲见,更不能亲历,都是道听途说罢了。

  焦大所谓“爬灰”“养小叔子”,贾环告状陈说赵姨娘贾宝玉强暴了金钏儿,柳湘莲说宁国府“只怕除了门口两只石狮子干净,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王善保家的污蔑晴雯“妖妖乔乔”……这些人所说看似言之凿凿,实则都是捕风捉影,非亲眼所见,拿不出任何证据。

  (第三十四回)袭人说“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骂的正是冷子兴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冷言冷语”,无知儿戏。

  (第二回)子兴道:“荣国府贾府中,可也不玷辱了先生的门楣了?”[甲戌侧批:刳小人之心肺,闻小人之口角。]

  脂砚斋惯用“小人”二字称呼冷子兴。第六十五回出场的那个兴儿是“冷子兴”的另一种存在。看王熙凤在他小儿口中,哪有一点主母仪态?固然是王熙凤自己德行有愧,不正是兴儿肆意对主人造谣诟谇?

  兴者,随心所欲也。人嘴两张皮,实在最是可怕。冷子兴和兴儿都叫兴,就是曹雪芹讽刺这些外人,捕风捉影,造谣诟谇以至于随心所欲。

  以贾宝玉来说,刘姥姥薛宝琴评价是正面的。冷子兴却说他是“色中恶鬼”,兴儿说得更过分:

  “成天家疯疯颠颠的,说的话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外头人人看着好清俊模样儿,心里自然是聪明的,谁知是外清而内浊,见了人,一句话也没有。”

  冷子兴与兴儿的话有事实基础,却又极尽夸张扭曲之能事。冷子兴与兴儿,其实名字的意思一模一样,正是袭人所谓“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小人冷眼随心所欲”,就是“兴儿”,就是“冷子兴”!

  曹雪芹一共设计两对第三视角,对贾家“冷眼旁观”。冷子兴与兴儿是一对,进不去内宅的男人以主观的视角解读贾家。刘姥姥与薛宝琴是另一对,她们亲力亲为,见到的贾家远比冷子兴和兴儿更客观。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历史百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tenspace2022@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

https://lishibk.com/post/113771.html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