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正文

《三朝北盟会编》卷二百三十二讲了什么故事?

  炎兴下帙一百三十二。

  起绍兴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戊戌,尽十月五日甲辰。

  二十九日戊戌招谕榜。

  绍兴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三省枢密院同奉圣旨金虏(改作人)无厌背盟失信军马已犯(改作入)川界今率精兵百万躬行天讨有措置招谕事件如後一中原百姓见为签军想未忘祖宗德泽痛念二圣未还岂肯从贼(改作敌)反攻旧主榜到各宜相率从便归业内有愿立功来归人当议优加爵赏一女真渤海奚契丹一应诸国人等暴露日久无不怀归见此文榜请诸路州县官吏军民有能以一路归者除安抚使以一州归者与知州一县归者与知县馀见任官更不改易一诸路忠义豪杰小寨首领能立功自效者并依前项推赏一中原并诸国良民见为奴婢者并放令遂便内有自擒获本主归顺者即以本主官爵田宅推赏一诸国官吏军民不愿归本国者当尽还官爵虽见用事之人一例推赏优〈血阝〉与中国人一般更不分虽而能立功效者不次擢用一军行秋毫无犯并不杀人放火亦不虏掠财物及妇女人等事平後放免税租十年一应干虏(改作金)人残虐科须等事如签刷人夫水手工匠差科里器粮草舟船牛车骡马掠人家室女绣女一切非法骚扰并行除放一酷淫之刑如灭族剥皮油煎锯解钩脊之类深可痛心一切降去右件中原官吏军民及诸国人等各怀跽袁世凯入虑易图克建功名共享安泰故兹榜示知悉。

  约束沿边州县官不得差出。

  臣僚上言臣窃谓沿边诸郡正在守倅等官协心相与措置共济国事今来边郡官员率恳监司别有名目差去俗望圣慈特降睿旨戒饬诸司。

  招谕指挥。

  三省枢密院同奉圣旨朕念中原赤子及诸国人等久为金虏(改作人)暴虐役使科敛或为奴婢已无生意。又言指吾旧疆百姓为宋国歼民蹂藉杀戮无所顾惜朕闻之痛心疾首是用分遣大军诸道并进以救尔於涂炭想闻王师至必能相率归顺朕不惜官爵金帛以为激赏。若系有官之人并依见今原带官职更不勾减其能以地土来归或能攻取城邑除爵赏。

  外凡府库所存尽以给赐朝廷所留惟器甲文书粮草而已如女真渤海契丹汉儿应诸国人能归顺本朝其官爵赏赐并与中国人一般更不分另内燕北昨被发归国者盖为奸臣所误追悔无及今虽用事并许来归当优加官爵勿复疑虑朕言不食有如皦日。

  立赏格指挥。

  三省枢密院勘会诸军官兵遇敌能戮力破贼(改作自效)产到功效(改作绩)人主帅保明申奏朝廷厚加推恩外有接纳到归附归正人今立赏格下项一接纳到五百人并渤海汉儿万户补武翼郎。若接纳到五百人即与接纳到千户同赏。若接纳到五百人以上累赏百人长补承信郎。若接纳到二百人即与接纳到百人长同赏。若接纳到二百人以上累赏一馀军接纳到一百人以上补承信郎五十人补进武校尉三十人以上补进义副尉五人以上补守阙进义副尉五人以下补进勇副尉一接纳到签发南军万户补保义郎。若接纳到万户同赏。若接纳到一千人以上累赏千户补承信郎。若接纳到五百人即与接纳到千户同赏。若接纳到五百人以上累赏三百户补进武校尉。若接纳到二百人即与接纳到百人长同赏。若接纳到二百人以上累赏百人长补进义尉。若接纳到二百人即与接纳到百人长同赏。若接纳到百人以上累赏馀车接纳到一百人以上补下班祗应五十人以上补进义副尉三十人上补守阙进义副尉一女真契丹渤海汉儿并签发南军等如自能前来(归正归付)并优与补官爵内已有官人於元官上优加升转仍与不次擢用一归附(归正)人并不得辄有伤害及掠夺财物如违将犯人依军法施行。

  赐统兵大帅诏。

  朕列屯禁旅控扼边陲虽分道置使总领其事至於缓急之际相为犄角要如手足之捍头目有不待索而自至者势当然也。卿先前客观存在制阃之寄临破敌之机营壁相望当。若一身仓猝有警赴援立至共成恢复之功以底中兴之业犒劳行赏咸不汝遗将来成功当一例推恩入兹诏示想宜知悉。

  吴玠克兰州。

  吴玠申朝廷云:西和州〈广禾〉川知寨张彦忠等中招收到北界熙河兰州千户王宠同招抚部押军马鲁孝忠等率兰州军民投拜其伪官尚恃不肯投拜宏等。

  领官兵斗笔於九月二十九日将本州伪守女真安远大将军兰州刺史温敦(改作嗢都)乌也。(改作乌页)等酋首(删此二字)杀戮收复兰州了当并存恤一行军民讫。

  三十日已亥吴玠克陇州。

  吴玠遣潘青张德攻打陇州巳亥入之与亥入之与金人巷战知州卢奉国同知刘昭武走上凉楼招抚不下用火烧毁及烧州仓草场粮草尽被烧毁有归降者抚定。

  敕赐吴玠。

  朕为神州赤县皆祖宗故持以陷异域踰三十年而猾虏(改作敌情)无厌复出为恶兹用分命虎臣数道并进愤焉未有所出久矣。功名之志深所未忘已除卿陕西河东招讨使制书到日卿可量彼已之势审动静之宜即提锐兵直出汉中吊秦晋之遗民抚唐汉之都会所过城邑拊摩劳来诫尔军士母杀人母践稼母掠妇女母焚室庐使之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副吊民伐罪之旨昔汉光武遣冯异征关中云:今之征伐非可略地屠城要在平定安集之耳朕於光武远有惭德而卿之才烈岂直可比冯异而已哉!勉行此言副我谆嘱至於临敌慎重见可而进信赏必罚恩结士伍是皆所期於卿者也。舍爵策勋朕无所吝乃眷西顾实勤我心。

  十月庚子朔刘锜诸军会於盱眙军。

  刘锜会诸军以十月旦皆到盱眙淮南转运杨杭为随军转运变在军中。

  四日癸卯吴玠除陕西河东各路招讨使刘锜除京畿淮北京东路河北东路招讨使成闵除京西路河北西路招讨使。

  魏胜知海州。

  夏俊知泗州。

  湖北京西宣谕使汪彻论。

  汪澈为湖北京西宣谕使奏劄子曰:臣伏见成闵一军人马昨自行在起发前来湖北原降指挥所至州县批支钱粮基钱於经总制钱内支其米於常平义仓内支仰见陛下圣慈惟恐扰科於民臣继被旨以使事陛下圣谕经由成闵所行之路因访闻所支钱粮事有无欺弊乃闻县道经总制钱并系每月解发赴本州主管官通判厅交纳今来人马经过所支钱粮多是逐急催促人户今年折帛钱借兑支遣或於人户以等高下敷借应副臣尝契勘经总制钱县道。

  大小不同终岁所入自有定数而军马批支岂容停滞。若不从权虑致败阙但折帛钱已系科拨下诸处总领司今来总领所属不肯认其数督迫不已。又诛求於民所敷借人户钱既不以经总制钱支还则是横敛今欲乞令逐州主管经总制官司将今一州统户钱乞从县道将折纳今年以後本名诸色官物却依旧於经总制钱豁破如此则元降指挥不为虚文而官吏少安民不重困如得允当乞赐睿旨付有司施行从之。

  李显忠及金人相遇於正阳西金人退去。

  池州驻劄诸军都统制李显忠提兵在淮西寿春安丰之闲欲回军庐州徐观其变到谢步会探者报曰:金人自正阳渡淮矣。显忠曰:到庐州歇泊定。若金人犯(改作入)境当收拾些首级而回甚善参议官刘光辅曰:不然。若欲寻战功而归,岂可倒却宜占形势之地劄定寨脚以待之见利则进策之上也。显忠从之得此山林深可以设伏兵於林中俄报金人已渡正阳者显忠率诸统制各带精锐心腹数十人共百馀骑前往巡绰果遇金人三百馀骑各张阵势相望良久金人有百馀骑转山取路直掩显忠之背显忠觉之率诸统制邀截获数人而还显忠亦失黄小官人等二三人金人遂退去合大军矣。显忠问所获金人主将为谁曰:郭副留韩将军也。郭副留者药师之子韩将军者常之子也。皆为万户显忠军中有中侍大夫斋小使臣空名(官告)付身仅二十道是役也。书填悉尽中侍大夫告有三光辅及统制受之。

  诏亲征。

  诏曰:朕履运中微遭家多难八陵废祀可胜抔土之悲二帝蒙尘莫赎终天之痛皇族尚沦於沙漠神京犹污(改作外)於腥膻(改作版图)衔恨何穷待时而动未免屈身而事小庶期通好以弭兵属戎虏(改作敌情)之无厌曾信盟之弗顾怙其篡夺之恶济以贪残之凶流毒篇於华夷(改作闾阎)视民几於草芥赤地千里谓残暴而无伤苍天九重以高明为可侮辄因贺使公肆嫚言指求交相之臣坐索淮汉之壤吠尧之犬谓秦无人朕姑务於含容彼尚饰其奸诈啸厥丑(改作聚其党)类驱吾善良胡(改作敌)氛寝结於中原烽火遂交於近甸皆朕威不足以震叠德不足以绥怀负尔万邦於今三纪抚心自悼流涕无从方将躬缟素以行率貔貅而。

  薄伐取细柳劳军之制考澶渊却狄(改作敌)之规诏旨未颁欢声四起岁星临於吴分冀成淝水之勋斗士倍於晋师当决韩原之胜尚赖股肱爪牙之士文武大小之臣戮力一心捐躯报国共雪侵陵之耻各肩恢复之图播告迩遐明知朕意。

  遗史曰:诏未降一月之前市人皆能言其诏文诏既降始知久已制成但未降前不当漏於外耳。又先期降付吴玠军中有旨未得颁行璘具奏乞颁行俄已降出颁行矣。。

  吴玠李显忠奖谕诏。

  敕吴玠等所奏首先破贼(改作敌)大获胜捷事具悉朕屈已讲和以安黎元黠虏贪惏无复天理(删此八字改作北人)肆其苑焰犯(改作入)我边陲卿忠义奋扬肃将天讨翦厥丑类(改作其羽翼)摧其奸锋(改作彼锋铦)捷书报闻良深嘉尚想师行於枕上而虏(改作敌)在目中勉尔功名副朕所朕卿比安好遣书指不多及。

  刘锜等檄契丹西夏高丽渤海鞑靼诸国及河北河东等诸路书。

  大尉威武军节度使淮南浙西江东西制置使刘锜庆远军节度使神龙卫四厢都指挥使京湖制置使成闵少保奉国军节度使四川宣抚使吴璘檄告契成闵少保奉国军节度使四川檄告契丹西夏高丽渤海鞑靼诸国及我河北河东陕西京东河朔等道官吏军兵等。盖闻惟天我亲作不善者神弗赦得道多助仗大义者众必归敢摅一切之诚用念万方之听我国家功高上古泽润中区列圣重光方启昇平之运斯民不幸适丁板荡之灾蠢(改作念)兹女真之微(改作强)首覆契丹之祀怙其新造间我不虞妖氛既陷於神都虐焰殆弥於宇县两宫北狩讫罹胡(改作北)地之烟尘大驾南巡未正汉(改作两)京之日月凡居率土谊不戴天主上绍开中兴宠济大业望山河而陨涕瞻陵庙以伤心盖卧薪尝胆之是图甯拯溺救焚之敢缓然以人命至重嘉兵不祥靡辞屈已以事雠姑俗安民而和众岂谓冥顽之虏(改作性)狃於篡逆之资以至不仁行大不道驱我中原之老稚翦为异类(改作域)之囚俘乃轻弃於穴巢(改作用其人民)辄坐张於畿甸自谓富强之莫敌公然反覆以见欺指冲冠百将三军谁不搴旗而抵掌幕府滥膺齐钺尽护戎旃冀凭宗社之威灵一洗穹庐(改作先朝)之。

  秽孽(改作愧愤)待时而动历岁於兹天亡此胡(改作悔祸在天)使之委身而送死人自为战(改作得人曰:众)誓不与贼(改作敌)以俱生帝卒一临士气百倍刘制置悉南徐之甲成马军兴侍卫之师李四厢虎视於青徐王太尉鹰扬於颍寿骑师擣函之险步军冲作洛之郊兵多坚锋勇有馀愤以此制敌何敌不摧以此攻城何城不克惟彼诸蕃之大国久为钜宋之欢邻玉帛交驰尚忆百年之信誓封疆回隔顿违两地之邮音愿敦继好之规共作侮亡之举至於秦晋奇士齐赵俊才抱节义之良谟志功名之嘉会为刘氏左袒饱闻皿汉之忠傒汤后东征必慰戴商之望抗旌云:合投袂风从或据郡以迎锋或聚徒而特起乘兹破竹之势立尔前茅之勋侯王甯有种乎!人皆可致富贵是所欲也。时不再来更期父老之诲言深念祖宗之德化勿忘旧主重建丕基檄到如前书不尽意

  收复陷没州县指挥。

  三省枢密院同奉圣旨国家以金人不道弃信渝盟遂至兴师本非得已尔指挥诸将所至先问百姓疾苦除以官库给散将士外不得烧毁屋舍杀戮平民刦夺资财虏掠妇女其应干非法科敛役使残酷不便事件害及吾民者日下除去见作奴婢之人并与释放如豪杰忠义之士能据一县迎降者即与知县以州迎降者与知州以一路迎降者除安抚使其集合义兵自效者并优补官爵另加任使为女真奴婢能擒杀其本主者便与本主在身官职仍以本户田宅钱物尽行给赐。

  五日甲辰陈桷差兼京畿淮北京东路河北东路招讨使司随军转运使李植差兼京西河北西路招讨使司随军转运副使。

  诏修故少保岳飞庙。

  先是岳飞被秦桧陷害死於狱中军民痛为立庙至是金人犯边连年大举上思曰:岳飞如在金人岂敢至此不令即修庙宇。

  赐进士出身头品顶戴四川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清苑许涵度校刊。

  ※卷二百三十二校勘记。

  一应於虏人残虐科须等事(於误作干)即与接纳到万户同赏(即与二字误作。若)一馀军接纳到一百人以上(脱一字)一举行酷之刑(淫酷误作酷淫)

  抚汉唐之都会(汉唐误作唐汉)杨抗(误和杨杭)惟恐科扰於民(科扰误作扰科)因访闻所支钱粮州司(州司二字误作事)得北山深林(误作得此山林深)诏旨一颁(一误作未)想师行於枕上而虏在我目中(枕一作几脱我字)已指挥诸将(已误作尔)。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历史百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tenspace2022@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

https://lishibk.com/post/114428.html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